萬六一 插画师 工作联系 tianxingwan@gmail.com

这儿也分享一下

揚風:

画扬风真的是……每次都是八小时打底。我已经无言了😢


那是种极可怕的悲切的声音,康拉德在之前从没有听到过,之后也不会有。他浑身冰冷,双脚像生了根一样站在那儿。他想说些什么,话到嘴边又立刻消散于无形。他一步步走到古斯塔夫身后,蹲下来,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。

古斯塔夫拒绝的动作很虚弱,但康拉德还是被他推得几乎摔在地上。

“滚出去!”他听见他咬牙切齿地说,“滚出去,否则我杀了你!”

关上门的那一刹那,他忍不住再次回过头去。他看见古斯塔夫已经停止了哭泣,坐在地上,金色的脑袋枕着亲王的膝盖,他看上去很疲倦,很安静,似乎刚才用来控制自己的...

无人训练场

想不明白 一些内页分享w

终于做好了《想不明白》的线上链接 (>_<) 以后也会在这家店铺上新些小东西~敬请期待。


很琐碎,很混乱,都是些近几年有过的迷思。
很多问题现在倒是想明白了,不过把当年困惑中的自己留在这书中某个时间线里,也不一定毫无意义。写得就那样,让人臊得慌。但要是谁能翻到读到,留下一点儿感受,也算是缘分了。我就随它自由的去吧。

感觉画到要爆肝

揚風:

画了一个很冰冷的卡尔。这次尝试了近景,将来再是一个大场景。


“这么有趣吗?”他问,“践踏他人的生命,践踏他人的尊严,真的这么有趣?” 

他抬起手,缓慢地解开法衣的扣子。每脱下一件衣服,他都把它仔细叠好,摆在炉台上。最后,在一片骇然的目光中,康拉德完全赤裸地立在房间里,只有胸前的十字架在玫瑰色皮肤的衬托下闪着微光。他缓缓走到古斯塔夫的面前,向他俯下身,银色的十字架晃荡着,从他的颈项上一直垂到古斯塔夫的胸口。

“您还有其他的要求吗,陛下?”他居高临下地问道。 


揚風:

忘了之前有一张重画。有点儿亮,可能还要改。不过这绿色……也是……生命啊。不知道大家怎么想。


他緩慢地在墳上坐下,頭靠著冰涼的墓碑。墓碑頂端那個殘破的石頭天使的目光正好落在他額頭上。......國王動了動身體,很快又俯了下去,側着頭緊貼著開始冒出野草的墳丘,仿佛是在傾聽那掩埋在層層泥土之下,早已消逝的心跳聲。


揚風:

这张算很私心了。以前画过这个,想试一下新构图和画风。本来只是想铺下色,没想到一个没刹车又细化了……画完发现喜欢的还是铺大色的那张。

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场景这么戳我,可能是因为没有想到卡尔也会有这样弱势的一瞬间。空间是被扭曲了的。十字架不应该在那里,也不应该是这个颜色。是对曾经的某种质问希冀和缅怀吧,然后窗外是他的国。

昨晚听了在现场听了一组J.S. Bach: Partita For Violin Solo No.2 In D Minor, BWV 1004和皮亚佐拉四季的无限循环。随便哪一首都能杀死我。


“是的,我在找伙伴。”古斯塔夫眯起眼睛,他笑了...

“欢迎回家”

小海军的眺望

小海军1

祝大家新年快乐

梦见大伙去了一个挺郊外的地方旅游,

周围有一个巨大的钢铁制游乐设施。
有很多轴,每个轴都可以旋转。

旋转起来感觉会甩飞一排人。
后来只有我一个人坐了上去,在某个轴的末尾。

自转,和别的轴一起转;
伤到别人,伤到自己。
在一片茂盛的草地上。


“如果再遇到爱的人 记住请拉着他的手

告诉他如果你没得他 你就一无所有

你现在在啥子地方 你现在过得怎样

你是否和我一样 是否在外漂泊流浪”


《颜如玉》这首歌简直如黑洞啊。

她和部落中被焚烧的狗躺在一起
和她的忠贞一起被耗尽消亡

一个商稿,一篇诗文。
https://www.guernicamag.com/frangipani/

“我的团长。有时候不知是在哭还是在笑。”


迷龙对不起。参见小说。
死啦大概是一边哭一边笑心里又空空呢。


我觉得深海小丑大大再也不想让我用她的扫描仪了(蜡烛)

不让我发:(

“他呀呀地叫着逃跑,两只手臂张开了如飞鸟一样。我呼啸着在后边追杀。 我只知道事情现有的样子,搏命地时候已过,日子像是河流,什么也不须做,只要等着上流的那条船淌到你面前,好好地把它抓住——这叫苦尽甘来。”

©青正 | Powered by LOFTER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