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六一 插画师 工作联系 tianxingwan@gmail.com

速写本的一些

去年一个zine workshop的最终打印稿

语言伤害

前几天做了个梦。梦见老师让我站起来背诗,当然是不会。但拌了句嘴说“为什么数学课要背诗” 结果老师被说服了。后来我发现这节其实是语文课。醒来以后觉得余味特糟。也是离高中时代够远的了,现在还陷在过去的泥藻里。神经质

说说笑笑简单。至于开心不开心 又是另一回事

乱涂速写本

昨晚做了个很沉的梦。梦到买了票明天就去切尔西。然后去食堂吃不到狮子头。在课上买的木头皮笔记本被泡烂了。在考虑明天到底还去不去切尔西。说到底切尔西又有什么呢,为什么在梦里像是个梦的存在。

装看不见 被看不见

“有些人读完那些残酷的新闻十分钟就能忘掉,有些人可能要花几小时,有些人可能要花十天,有些人接收得太彻底,可能会被整个毁掉。”

《伊利亚特》里海伦为了减轻大家的痛苦在酒里下草药。艺术给人得以接受最糟糕的事的能力。也不知道是好是壞了。

昨天读完《邪魅之雫》感觉好怀念这系列。暴雪停课整天摸鱼涂个铁三角

“你能笑的话我怎样都好啦” 金黄小丑。

2016你好哇——

余本现货地址 今晚8点上架。其余预售统计地址 1/31截止。愿意等的朋友(最晚夏天带回来发货)点这里。

前两年读书时有个朋友,在情绪崩溃的时候互相陪伴过。相处两年之后分开了,他现在还是一个人在外流浪。每次接到他的微信,都想尽力分享他的痛苦,但其实真的能做的很少。除了听他说话之外。

一直觉得聆听也是种给予力量的方式。特别是处于如今这样每天每个人精力都不够分不够用的状态下,从庞大的信息量中分一点精力给朋友看上去简单,但事实上可能我们自己也都精疲力尽无法顾及其他——或者这只是借口?脑子里充斥着过多有用的没用的无法分辨的数据。其实大概还是那个道理,少就是多。

对于处于抑郁边缘的人最没法...

怪兽。

拼到最后一刻还没做完……绣得想死。长头发的人有喉结,剃光头的人还有胸。男男女女有时大概毫无意义。

最终版!切了二十本我的腰……

下周会在学校的art market开卖。内容关于些个人经历,聆听,抑郁和社交网络的24页5x7英寸的zine。因为全手工耗劳力,定价在CNY40左右。有人想要我就多印几本☺️😂

临近圣诞想出关于抑郁的zine不知道我在想什么……不过既然做了就继续吧。这颜色果然普通打印机hold不住。还差文字。

糟糕的东西……不知道画完心理健康的小册子会不会好一点。

十一月的尾巴

那天我梦到了这个场景。看见大家都看见了五彩世界,自由的在空气里。

©青正 | Powered by LOFTER
返回顶部